欢迎来到繁星新闻网!

家长眼中的“在线教育” 中小学在线教育

时间:2021-3-11 作者:新皇 来源:www.xinhuang.cc

[中小学在线教育]家长眼中的“在线教育”中小学在线教育:中小学在线教育文|财经无忌,作者|十三叔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知识在社会生活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初为人父的卢哲就突然发现,如何教育孩子成才,几乎成为身边所有为人父母的一

中小学在线教育

文 | 财经无忌,作者 | 十三叔

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知识在社会生活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初为人父的卢哲就突然发现,如何教育孩子成才,几乎成为身边所有为人父母的一个共同话题。不管这些父母是否同龄,总能在这个话题上找到共鸣。

除了学区房之外,卢哲发现,他的同事和朋友经常分享和讨论另外一个教育子女的经验——要给孩子们选什么样的辅导机构、报什么样的辅导班。

应试教育犹如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每个中国家庭的头顶之上,如何让孩子能够从这条狭窄的赛道上跑赢对手,父母想尽办法“扶着孩子上马,送孩子一程”。

而将近2亿的中小学生在校生规模,成就了课外教育市场的一个“大金矿”,资本市场、市场化的教育学者们也纷纷涌入进来。尤其是,在疫情的大背景下,被临时“赶鸭子上架”的在线教育成为了香饽饽。

一场属于家长、课外培训机构、教育主管部门的大戏正在上演。

被在线教育“收割”的家长:被低价诱惑、为焦虑埋单

南京某家知名连锁课外培训机构门庭若市,每日晚上经常会有很多车辆拥堵在附近路段。这些车辆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专程来辅导机构接送孩子上下课的。其中,排队的甚至还有价值超过百万的豪车。

工作日的一个傍晚,一位开着路虎的年轻母亲刚刚将小学二年级的女儿送去教室,回到车里后,她打开笔记本电脑,正准备处理一些公司邮件。夜幕中,透过汽车的前挡风玻璃,那张被笔记本屏幕照亮的白皙的脸庞略露疲态。

停车场内,与这位母亲相似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多是一些年轻父母,有人蜷缩在车内休息,有人在车内不停地打着电话。而一些年纪大、没有开车前来的老人,便集中在培训机构提供的等待区,或眯着眼小憩,或拿着手机坐在椅子上刷视频、微信聊天。

“每天都感觉很累,孩子只要在学校下了课,就带着他东奔西跑上辅导班,甚至有时候我们自己一想到孩子要放学,都变得有些焦虑了。”开路虎的这位母亲名叫姚瑶,是一名80后,与老公经营着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工作虽然很忙,但姚瑶和老公在女儿的教育上却从来没有放松过。

“要知道,现在的社会跟以前不同了,过去赚钱挣得是信息差,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想了解个事情非常简单,用小聪明来挣钱,太难了。”姚瑶说,近几年她和孩子的父亲体会最为深刻,知识、能力、圈子是现阶段人在社会上立足的根本。而这一切都需要通过学习和储备知识来实现。

“学习好了才能进好的学校,这是能力的体现,并且好学校里面的学生都是好学生,未来走入社会也都不会差,那孩子未来的圈子也就自然而然的要比一般人优质。”姚瑶坦言,能够实现这一路径的最好办法,就是借助外部辅导。

姚瑶算了一笔账,从女儿上幼儿园到现在,她平均每年在女儿课外教育上的投资不低于10万元。对于姚瑶来说,她的投资并不算多,在她身边比她更甚者还有很多。

只是,对于普通家庭来说,每年10万元的培训费却是一笔不小的开资。

“孩子今年刚刚上一年级,我们就立刻发现了差距,现在我和他爸爸不得不晚上抽出时间来辅导孩子写作业,并且也开始计划给孩子规划课外辅导课程。”宋敏夫妇是大学同学,都是研究生学历。毕业后,两人留在同一座城市工作。买房、结婚、生子,生活和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然而,随着儿子小学生活的开始却让宋敏变得焦虑。

“开学之后,我们发现,孩子的学习和作业根本跟不上学校的节奏。”与儿子同学妈妈聊天之后,她才知道,原来,孩子班上的同学几乎都在上课外辅导班,甚至有的学生在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就在学习小学一年级的知识。这就导致,同在一间教室上课的学生们,知识掌握水平不统一,老师必然会按照大部分学生的节奏走。而落在后面的学生,则会收到老师的通知,“家长要多关注孩子的学习。”

平日忙于工作的宋敏夫妇开始意识到,作为父母,他们在孩子教育方面不免有些“单纯”。他们以为孩子的童年不应当被辅导班包围,也天真的认为,孩子送去学校老师可以尽心尽力的给予孩子更多关爱。

可是,现实却给了宋敏夫妇一记重重的耳光,让他们清醒过来。“之前没给孩子报班,现在有些后悔了。”

实际上,除了想给孩子快乐童年之外,经济负担也是宋敏没有给孩子考虑上辅导班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家庭整体收入一般,除去房贷、生活费,如果再负担孩子的课外辅导费,几乎就成了月光族。”

在了解过辅导班的课程和费用后,宋敏增添了新的烦恼。

“我们看了很多辅导班,线下的课程都不便宜,而且离我们家比较远,需要家长接送,我和老公平日都很忙,有时候还经常加班,老人年纪又大,孩子的课程时间协调起来比较麻烦。”

当然,问题出现了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出现。

最近一段时间,宋敏在社交软件上经常收到一些线上辅导机构的推送广告。“那种课程非常便宜,而且还是大品牌。”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宋敏收到了机构邮寄过来的书籍、礼物,而且陪着儿子试听了几节试听课。最终给她的感觉是“感觉性价比还挺高的。”

实际上,在宋敏关注中小学在线教育之前,在线教育在去年的疫情中就已经经历了一场爆发式的增长,并逐渐形成规模。

甚至还稳定了部分知名的头部在线教育机构,比如,学而思网校、猿辅导、高途课堂、有道精品课、新东方在线等等。

广阔的市场前景,给在线教育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

有数据统计,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市场规模同比增长35.5%,至2573亿元,整体线上化率达23-25%。其中低幼及素质教育赛道、K12学科培训赛道在线化进程加快是在线教育市场快速增长的最主要贡献因素。

当然,嗅觉最为灵敏的资本市场绝对不会放过这样一场饕餮盛宴。

据统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诸多行业中,教育领域获融资最多,而其中在线教育最受资本青睐。

有数据显示,2020年教育行业累计融资1164亿元,在线教育融资金额占比高达89%,为1034亿元。

然而,在线教育虽受资本的青睐,但并没有获得教育主管部门的在监管上的“松绑”。

在刚刚结束的2020年寒假期间,各地教育部门发文,各学校一律不准安排线上教学活动。其中还专门提到,寒假是学生和教师的休息时间,且线上教学影响到学生的视力。

同样,今年2月底,教育部门开始收紧在线教育机构教师资质要求,没有考取教师资格证的主讲教师不允许对外授课。

在线教育的市场现状到底如何?它为何会受到家长们的关注,又为何总是遇到教育部门的严苛约束呢?

线上教育的背后:校内学习成部分父母眼中“鸡肋”

在某知名教育机构从事多年教学工作的纪楠认为,中小学在线教育之所以受到关注,一方面跟疫情影响到正常的线下教学之后,教学方式势必要升级的大趋势有关,另一方面跟一些家长的教育观念转变也有很大关系。而后者更是主要因素。

事实上,包括姚瑶、宋敏在内,越来越多的家长也都开始意识到校外教育的重要性。

“现在大家挤破头的去买学区房、进家委会,为的就是想让孩子能够获得更好的教育环境,能得到老师的重视和关注,在升学方面能够获得更多便利条件。”任秉德的儿子今年刚刚上初一,因为儿子小学学习成绩好,顺利考到当地的一所重点中学。

任秉德是一名高校教师,虽然从事教育工作很多年,但作为家长的他,在儿子6年的小学教育中,反而感慨更多。

“当然不能以偏概全,但是很多中小学老师无形中给家长增添了很多负担和压力。”任秉德说,教书育人本应当是学校老师的事情,可他却总觉得,作为家长的他一直在孩子的成长中充满着负罪感。

任秉德说,学校老师几乎每天都会在家长群里评比学生的家庭作业,有时还会拍下照片晒到班级群里,如果哪个孩子做的不好,老师就会在家庭群里艾特家长。

“大概意思就是说,孩子在家学习,家长要关注,孩子现阶段表现不好,跟家长的漠不关心有关。”由于担心惹怒老师,很多家长不敢多说话,除了道歉之外,还会再发表一番诚恳表态。

“老师每天放学前留的作业也挺有意思,一是让家长带着孩子复习当天的课程,二是预习第二天的课程,有的语文老师还会要求孩子预习的时候就能够背诵课文。”任秉德觉得这些作业有些“可笑”,家长帮助孩子预习课程并且背诵课文,就相当于把家长把这堂课已经带孩子学完了。那第二天回学校,又需要老师做什么呢?

但家长依旧没有办法,孩子在学校学习,需要老师去关照,如果不乖乖听老师的话,担心孩子会被“穿小鞋”。

可是,目前,中小学阶段的学生父母大多都是社会上最主力的劳动力,上有老、下有小,甚至还有些人面临着房贷等压力,时间和金钱上都没有办法来做到十全十美。

那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借助校外的辅导机构来去解决这个尴尬。“即使是买学区房、进家委会,也只不过是孩子本身成绩之外的附加内容。”

任秉德说,他自己虽是老师身份,依旧没有能力完全自己去辅导孩子,他也只能带着孩子去上辅导班。

线下辅导班时间和地点的客观物理条件以及学费方面的限制,很多家长开始关注线上教育。“价格低、不用到处跑,给家长确实带来很多方便。”

线上教育真的是焦虑父母的一剂良药吗?

那么,在线教育真的能解决家长们的焦虑吗?

这个问题有待考证,但从目前的多方反馈的消息来看,现阶段中小学线上教育的实际达成效果并不是很理想。

琪琪的妈妈为在读小学的琪琪报了一组线上线下的培训班组合,线上课程的学费仅为线下课程的一半,但是,经过半年的学习之后,琪琪的妈妈又重新将线上的课程改为线下。

“刚开始的时候,花了几十块钱听了几节线上课,感觉趣味性比较强,并且课程逻辑也比较好,机构送了很多课程资料也比较精美。”琪琪妈妈考虑了一番决定报一门课程试一下。

不过,当线下课程正式开课之后,琪琪妈妈便觉得有些后悔。

原因是,线上课程内容虽然有互动和游戏环节,但是整体看下来,线上课要比线下课内容少,并且,琪琪在上课的过程中,总是有些小动作。“比如,手中不停地在玩铅笔或者橡皮,有时还会走神。”这样一来,琪琪妈妈不得不陪伴着琪琪一起学习。

不仅如此,线上课程要用电脑或者平板电脑学习,这导致了琪琪对平板电脑产生了依赖。“她有事自己会偷偷拿着平板电脑玩,用平板电脑看动画片。”琪琪妈妈产生了顾虑,孩子过度依赖平板电脑,必然会对视力产生影响。

家长不在身边,琪琪无法独立完成线上课程,课程掌握度也并不高,并且还产生了依赖平板电脑的习惯。于是,琪琪妈妈决定,放弃线上课程转为线下。

“在教室里,老师能关注到孩子的一举一动,并且互动效果比线上要好,孩子们注意力会很集中。”琪琪妈妈可以通过线下课堂的监控来观看整个学习过程,观察下来之后,她发现,就算是线下课价格要高,但从效果来看,孩子的知识掌握度要高于线上课。

同样,在培训机构工作多年的纪楠也表达出相同的观点。“线上教学可能会成为趋势,但现阶段并非是主流。”

即使是某些机构投入了人力、物力来解决课程体系的问题,但效果仍旧不比线下课程。“目前,线上教学还是玩为主,主要是靠这种方式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这就势必导致了,在相同时间内,课程的信息量减少。”

现如今,很多知名的培训机构打出低价、高师资水平的广告来吸引学生家长的关注,但这背后并非像广告宣传的效果那样好。

“很多在线教育机构打出老师毕业于知名高校的招牌,但是,中小学生教育的老师并非完全考核老师本身的知识储备,更重要的是教学方法。”纪楠说,中小学教育知识量是固定的,就算是老师的学历高、知识量大、在某一学科方面内容研究的更为深刻,但并不能完全解决教学问题。

纪楠说,“中小学生的学习都处于初级阶段,能让他们听懂知识,并且有一个好的学习习惯这是最重要的,而非研究知识的深度。”

在纪楠的多年教学经历中,她发现,高学历的老师并不一定能够掌握更好的学习办法,并不是评判一个老师教学水平的最准确的标准。

另外,很多家长关注的低价体验课程,实际上是教育机构的一种获客方式。

“这种低价体验课程目的是为了吸引家长关注,并且这些都是线上课程中的精选课,否则,不具有吸引力的就说服不了家长继续报名后续的课程。”

不仅如此,当家长下单购买体验课程之后,教育机构就会拿到有效、精准的学生信息,营销人员将会进行跟进,过程中会通过各种方式来去与家长沟通。“既然是以挣钱的目的去联系家长,那必然就会有一定的‘方法’来达到目的。”

这正是很多家长担心的问题,耗费了时间、金钱和精力,但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是成为“小白鼠”,为教育机构的成长埋单。

纪楠认为,从现在看来,国内的在线教育成熟度并不高,疫情确实推动了在线教育的快速发展,但只能说以往一年的时间在线教育可能会迈出一小步,而疫情期间对线上课程需求催化让在线教育发展迈了一大步。但这是能说,它成长的更快了,并不能说,完全已经成熟了。家长在为孩子选择课程的时候,希望还是能够更为冷静和理智一些。(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姚瑶、宋敏、纪楠、任秉德、琪琪均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关于更多中小学在线教育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
中国股市总市值2019